• 如何通过有效的教学架构实践艺术的核心素养
    ——从视觉艺术教育出发(一)

     

    首先我先带来的是这张画面——一片叶子,我们先从叶子来跟各位谈一下这几天我们在教学的过程当中核心的问题会在哪儿。这是我的教学案例,我的亲身经历:在台湾一二年级已经没有所谓的美劳、音乐。美劳、音乐在三年级叫做人文与艺术,那一二年级上什么呢?上生活课程。待会儿透过这个部分回来介绍本人编的生活课程。生活课程里面孩子的学习是要透过整个探索的阶段,要带孩子去校园,去某个地区,而不是完全坐在教室里面。现在台湾很排斥的是在课堂里面一直是铅笔、教具,在黑板讲台上面,或者透过屏幕上面,让孩子针对知识来探索。这个生活课程当中我们要带孩子去探索校园里面的植物,这是属于自然科学。那时候里面有一堂课是要捡叶子,刚好叶子会掉下来,我们是不能摘叶子的,要等叶子掉下来以后,孩子再去捡它,去观察它。从一片叶子开始,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发生什么事呢?我已经锁定好要让孩子观察什么,这是老师的本能。但是我发现有一个孩子在捡叶子的时候问了我一句话,这句话启动了我,震撼了人生:老师,怎么样让这片叶子活回去?小孩子有很多的好奇心,从这里面开始延续他的话题,把整个教学策略改变了,针对他这个问题让所有孩子来探索。我们坐在树下,旁边就是叶子,每个孩子抚摸着叶子感受叶子的氛围。所有包括空气、声音、整个校园,从一片叶子开始,这叫“小题大做”。进来之后,老师们会觉得这堂课要让孩子门体验自然的、生命的、人文的和艺术的,这是老师心里想,不能跟孩子讲:小朋友,你看这个树叶掉下来了,生命呢就是这样循环的,生生不息。好像在演讲,不!那是你的发现,是你的教化。你要让孩子去感受,透过什么东西要让他理解生命这件事情,这是人文,不是让他去画生命这件事情,那是载体,是氛围。我透过一个什么样的工具去解决问题,这棵树叶子掉下来。我先把最后的作品呈现给各位看。原因是我跟孩子们讲:“今天我们要解决这个小朋友的问题:怎么样让叶子活回去。”然后我很慎重的说:“以自然科学来讲,到目前为止人死了会活回来吗?不会,人靠什么活回来?”我很贼,当老师要贼。那么他们要解决问题了,所以我就跟他讲埃及人,埃及为什么会有金字塔为什么会有木乃伊。我说埃及的民族很特别,他们不注重现在的生活如何,他们注重死后的世界。小朋友听到之后觉得怎么会这样子。他们的灵魂走了之后要留下他的躯体,回来才能够找到。你会发现埃及人的墓穴里面有壁画,就是他生活的记录,他的躯体为什么要保留?整个身体要留住,这样以后他的灵魂回来才能找得到。那埃及为什么会有这种画法呢?因为你正面看我,鼻子眼睛是平的,看不到我的轮廓,所以埃及人头部是侧扭着的。头要看侧面,身体要看正面,所以手掌向前平放着,脚也要脚跟并拢,脚尖向外平放。你不用跟孩子讲埃及人怎么画,什么构图,什么比例,老师就是要干这种事情。我的孩子永远对埃及的整个历史,我启开了点,他自己去探索,就是这样子。这样出来以后,孩子就去研究,我们全班一起研究怎么活回去。树怎么开始生长,树根要吸收养分跟水分,结合自然科学,有导管就像是吸管,所以小朋友就说要让树“吸收”土地的养分。结合素材,什么材料最适合吸收养分,常常在喝奶茶的吸管,吸管出来了。所以我们在让树重生的过程当中,孩子就是这样出来的。整个过程,我们先布置好什么东西最像树皮?皱纹纸或者牛皮纸,先教室外面包覆起来,然后树枝是慢慢的输送养分到叶子,最末端是叶子,叶子让它活回去就用很巧妙的版画导进来,我不说版画,寻找叶子的痕迹需要用拓印的效果把叶子的痕迹取出来,这里面会牵涉到什么?版印的技术。很合理,但是有时说我要教版画吗?没有,这里面没有什么版画。吸管的结合跟叶子的结合,它取出来以后,好多叶子。最后是瓢虫、昆虫进来,树活了以后昆虫都进来。所以它整个结合,呈现出来的。看到没有,每个孩子拓印出来的叶子都不一样,谁说一棵树上的每片叶子都一样,你会觉得很可笑。老师在教自然的时候,自然的定律是一样,可是自然要跟想象力结合,不是完全自然。很多自然科学家具有人文的精神,这就是现在的科技整合,作品就出来了。

    我刚才分享的那一段,您可以仔细探讨每一个过程,我使用的语言,让孩子做的事情,孩子如果去处理材料,这材料和主题及和他的感受有什么关联。最后我们美术的视觉语言的本质是什么,就会在里面。我们都把它抽离了,为做这件作品而做这件作品,为做这些材料而做这些材料,这是一种感受。

    今天我带来四个片段:第一个片段分享台湾最近两年施行的美感教育,花了四十亿;第二个片段是台湾美感教科书的改造;第三是两岸同时在素养课程上的推行状况,会以评测指标来讲;第四是艺术素养落实与教学实践分享,这是我二十年来做的部分。这四个片段我一一来向各位说明。

    什么是美感教育?这是我们政府为推送这部分的宣传短片。(视频开始)第一个视觉篇:“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张继義老师。色彩是视觉的精灵,观察生活中的色彩,让色彩的感受丰富我们心灵的记忆。色彩的视觉感受往往跟我们的联想有关系,各位同学,你最喜欢什么色彩?‘我最喜欢黄色,因为黄色会让我联想到向日葵。’‘我最喜欢蓝色,向天空一样就是给人一种很宽阔的感觉。’‘我觉得黑色是一个非常有力量的颜色,它虽然很尖锐,但是它带给我一种很舒服,然后非常深沉的感觉。’色彩给与人不同的感受,加上线条、形状与比例,不同的组合创造出各自生动的视觉节奏。那么我们该如何运用视觉感受激发更多的创造力?来自嘉義的大同国小正在进行一场发挥色彩想象力的体验活动,嘉義的大同国小高玉娟老师:“其实小朋友他是很有能力的,他是很有能量的,很多东西是可以从自身里面就发现的。”

    脱掉鞋子,接触草地,引发色彩与线条的各种联想。

    小朋友:“那个草感觉就是那种有凹有凸”“我会用弯曲的形状”“很直,因为踩在上面很刺”“我会用蓝配绿的颜色,很舒服的感觉,很青翠的感觉”“凹进去的我会用黑色,感觉踩下去会掉进无底洞”。

    而闭上眼睛,感受大自然,尝试将内在的心情转化为视觉语言。

    小朋友:“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好像在一个黑洞里”“我觉得会差点撞到东西,我要用黄色,因为头上有星星”。

    老师:“学生的他们的一个感受,借由对话的方式试着让自己的心里那一种看不清摸不到,人家不了解的东西用视觉的语言表现出来”。

    小朋友:“海里的太阳原本是一颗白色珍珠,然后慢慢被海水弄弄弄”。

    以集体讨论与创作激发视觉美感的各种表现风格。

    老师:“很希望就是说他能够把他自己由外界的一些刺激之后,跑到心里去的那个感受转换成一个视觉的意象把它表现出来。”借由观察与动手体验让小朋友感受到视觉美感的无限可能。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美术学系陈瓊花教授:“生活当中,处处都有美。只不过是我有没有看到,我的心有没有去感受到。那这个老师在做的,其实就是在让这些孩子学习能够静心体会。在生活当中,你只要抬头仰天一望,天空随时都在变化。冒雨的建筑的颜色来讲,非常具有文化特性的色彩”(视频结束)

    再来看一下报道。(视频开始)“有一项调查显示台湾的美感教育不足,超过七成的中小学生对台湾的艺术家相当陌生。那么到底如何培养孩子们的美感,今天的翻转教室系列报导带你看一些不一样的美术课。”大爱台记者张泽人:“一卷胶带,一张纸,如果要做出一个容器,传统的美术美劳课学生可能会用剪裁和黏贴方式把纸做成能够这样、这样和这样的容器。不过在美感教育课程,老师提供了一个快速又实用的方法:直接把胶带平放在纸上,就是一个现成的容器。打破惯性思维,美感教育更贴近生活。”中正高中美感教育种子老师蔡紫德:“其实他(学生)可能用艺术创作的方法,可是他也有最简便的方法。(美感教育)它比较着重理性的思考,就是怎么样去理性地解决生活里面的问题。”在全台44所国高中学校试办美感教育,对于学生来说是全新体验。一捆铝线可以做成什么样的容器,老师不要学生依样画葫芦。学生:“以前的美术课就是老师发什么素材,然后大概就照那样做,比较制式化。现在的(美感教育)要靠自己的灵感和想法。”中正高中美感教育种子老师蔡紫德:“这个美感教育其实我们希望有效教学方法时刚好颠倒过来的,也就是说我们先让学生先去做一个接触,然后在体验当中去发现原来什么叫质感。”体验美、探索美、感受美,才能实践美。美感教育并非针对有美术能力的学生,也不是要培育艺术人才,而是提升人对美的敏锐度和思考力。大甲高中林秋萍:“美感教育等于是提供各位,就是说把过去其实你已经学到的东西,重新用另外一个新的角度,重新去思考。”台北介寿国中的美感教育课,游戏用途的扑克牌也能创造美,美感老师让学生了解相异的结构比例带来不同的视觉感官,但复杂奢华就是美吗?充满美的事物其实可以很简单。中区美感基地大学计划主持人颜民宏:“透过一个很干净的眼睛看到一切的美,就存在很单纯而简单之中。所谓的简约价值就在这里。”走出教室,下一堂的美感教育是就地发现周遭食衣住行的美。老师林秋萍与学生:“这里面用的颜色的配置是哪几个颜色?”“绿色、红色、蓝色,”“对啊,就是那几个颜色一直不断地再重复利用。”教育部师艺教科专员莊秀贞:“怎么样从它的形式,从它的比例,从它的色彩去营造一个非常素朴的美。”简约的美就是生活美学,升学主义挂帅,也许有人会问美感能力有这么重要吗?中区美感基地大学计划主持人颜民宏:“(美感教育)这个的提升不但是跟个人跟家庭有关,甚至跟整个社会或者都市的美学,都市的创意,都会形成一个非常清楚的一个竞争力的提升。”现今的社会竞争和商业领域,不美,无法说服人;不美,不能得到共鸣,因此美感教育是感性和理性的融合,应用生活任何细节。中正高中美感教育种子老师蔡紫德:“美感教育也许有点像我们所谓国民品牌,或者是我们日常生活的搭配。也就是我们希望进入到生活的美。”从个人美学做起,美感教育能带领大众共同创造美好环境的集体意识。(视频结束)这里面完全没有提到美是什么,或者美要怎么呈现。美有怎样一个关键——创意。为什么要翻转,用不同的角度思考。其实不同的角度思考就在告诉我们用不同的角度就会发现不一样的感受。美应该是实际去感受去体验,每一个人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美感教育其实是在提供环境,打破思维。其实这也是跟创造力有关,可是话说回来有创造力的东西就会美吗?不见得,所以有时候不能画上等号。可能创意可以形成美发现美,可是美的东西会有创意吗?也不见得,所以我们的思考要有一种变通跟灵活,我们教育孩子是要有那个氛围。

    教科书为什么那么重要?所有的孩子都在用教科书。所以教科书上面用的画,选的题材会关系到孩子整个对美的感受。(视频开始)汉宝德说过美感是一种国家竞争力,而美感的教育要从生活的环境做起。但当你走在路上,放眼望去看到的是什么。好看的设计并不常在我们的生活之中,虽然有美术馆,但都市人平均一年去不到三次,更不用说那些住在偏乡的人了。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遗失了对美的感受,记得你十八岁前的生活吗?每天把头埋在教科书、补习班和考卷里的生活,一天超过八小时,有两万四千一百九十二小时的生命与教科书一起,所以让我们来找回美吧。从小开始,让教科书不只是教科书,也能是美感培养的来源,激发孩子更多的想象力,因此我们计划将美术馆搬进孩子的课本里,主动地去影响每一位孩子,让一座座的美术馆充满在孩子们的生活里,让美随手可得。美感教育,从小做起。(视频结束)这个教科书再造计划不是由政府部门发起,而是一位年轻人叫陈慕天,他在网络集资网站上面主动募资,募资了将近二十六万的台币,然后找到新竹香山大湖国小。目前台湾民间三大出版社,大湖国小是用康轩版的课本,在台湾叫国语课本,语文的课本先全部改造。因为现在我们编教科书的时候请插画家,或者请儿童文学家来做课本,可是课本很丑。这件事情我们平常没有注意,有时候会跟审查制度有关。

    (视频开始)计划发起人陈慕天:我们有几个发起人从欧洲交换回来,那我本身也跟时代经济到欧洲去参访。回国之后我们第一个讨论的点就是为什么欧洲的设计产业这么强,为什么对美的感受力这么厉害。我们问了很多欧洲的朋友是不是有特别的美感教育什么的,他们说其实没有,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面。那我们就在想在台湾有没有可能?记者:美感教育,你觉得它重要吗?然后该怎么培养?大湖国小老师林孟节:我认为美感教育它是生活的一部分,就跟生活一样,怎么样让自己的生活更好。陈慕天:好的美感教育有两个重点。第一,它一定要平易近人。不能太高深太乏味;第二,它要长时间的熏陶。就像生活在欧洲那样的环境一样,是很长时间的。那我们决定了教科书。封面设计师冯宇:我一开始看到现行的课本,记忆就马上拉回小学了,记得以前我们的课本是有分上下的。进阶感也许可以传达出来,甚至是比如说我这十几本加在一起以后,这一套五年级的系列怎么样可以传达出来。大湖国小老师林孟节:透过教科书,有创意更有一些美术的编辑方式,它基础的美接触多了,那我想更容易发现周遭一些不完美的地方,有更多的机会想要去改变自己周遭的环境,自己周遭的环境可以更美。平面设计师Bryan:美有时候是一个蛮主观的东西,那我觉得现在的课本也许在提供美术的风格或者是想象上可能稍微单一了一些。学生应该都还在一个相对塑造性还蛮强的阶段,美术课本,其实即便是在国文课本和数学课本,它承负的教育意义也不一定只在教国文或是数学本身。插画设计师SunYun:我觉得教科书的设计也可以还蛮全面的影响所有的孩子,其实设计这种东西是不突兀的存在。所以应该是设法让所有的孩子去感受这是他值得珍藏的一本书。我长这么大到现在我都还认为教科书该有的样子就是那样,我已经有一个既定的印象,所以我觉得是时候开始可以有一些突破。(视频结束)这些年轻人办到了。

    我本人也是身为台湾三大出版社的编辑顾问,可是我们在审查制度当中审查委员会干涉你的版面,你这边不美或者怎么样。可是有一次我很好奇就回应了:“请问审查委员,何谓美?”用直观感受来看你的课本,我们美感教育其实是环境的问题。校长是一个启动人,我们老师是最接触孩子最多的,校园环境没有打造出来,有时候我们在课堂上,仅止于我们提供孩子这些有限的资源跟他体验的东西。所以整体的美感给人的感受是要整体环境的打造,包括孩子手边的教科书。他们编完了以后我们了看一下,编得很朴素。目前他们编完以后实际到选用同样课本的学校去让孩子使用,做研究跟比对。这堂课的课文题目叫动物的尾巴,假如以知识的编辑讲,这个字不可能会用这种字体。动物的尾巴就给你出现动物的尾巴,可是这是什么造型?它的符号形象就是尾巴。其实我不用去阅读这篇文章,这幅图马上告诉我们一件事情:从尾巴当中要去判断这是什么东西,所以尾巴竟然长得都不一样。他会发现尾巴所联结的身体就是不一样,课本上出现各式各样的尾巴,又认识了生物百态,全是有尾巴的东西。我在想:因为人没有尾巴,我们的尾巴不见了。这张图是原住民的学校,《山猪学校,飞鼠大学》简单的色系,留在整个版面的空间。这是熊与鲑鱼,你会觉得这个字好丑,为什么用这种字体?我们常常用大人的眼光来看问题,字体可以写得很随性,可是孩子看了会亲近。我们不要担心孩子看了之后会不会学这样的字体,其实不见得。这是用了西方的拼贴技法。以前的教课书上的插画偏向于写实,一写实了之后老师可能不会选课本,老师有时候会看上面的插图。因为台湾的教科书是老师去票选出来,每个学校用的版本都不一样,一年级跟三年级用的版本也会不一样,只有一二年级用同一个版本,可能三四年级又要换了。所以台湾学生的书包里面会有三家的版本,这叫做一纲多本,而且开放民间编教科书。这篇我很喜欢,谈论的是google的标志,完全是用线条来表示。谷歌的搜索引擎是很活的,它有动画,会跟着很多名人跟事件把它制造出来,所以这是网络的世界。看这个标志符号,就是线条,点线面构成的。陈慕天在做演讲的时候把国外市徽和台湾市徽做了比较,有不同的格调,尤其会提到竞选的时候。美可以帮孩子,这叫视觉语言,视觉语言可以综合整个自然科学图示的内容以便学习。我做了这件事情,最后比对完全变态和不完全变态,结果小朋友发现考试的时候只要看我们的教科书,根本可以不用去死记。所以图像的转化跟整个设计来讲,不是只有在美术的学习过程当中,而是透到任何学科里面都在发生影响。这其实是我目前有幸在做的工作,这些东西都要靠创意。我们来看国语课本,请了一位插画家来画了余光中的诗,画面很美。审查委员给了一句话:画面模糊没有重点,请换画。我怎么变,其实根本不用再叫别人重新画,差距在哪里?精神。因为这张画起来光线不足,对比不强。你看,天际光洒下来以后,底下变深,天际加亮,中间的文字美美地挂在上面,这是国语课本。这是目前我们的国语教科书,情境式地整个铺盘,你看原先是这样,有讨厌的生字。我做了什么?光晕,所有的文字都在这个地方,这只蝴蝶把整个视觉带出去。这张图,六年级武侠小说怎么不看呢?我就学电玩广告的表现方式,还有闪电。这篇打狗棒法,都是我跟画者沟通的,我就是导演了。不是我画的,出自于我对整个版面的建构,然后插画家就会帮你完成。可是我们后来发现讨厌的审查委员说这篇文章内容不够,还要再加一段文字,结果我们就变成了这幅德行,出去了以后就跟我们说妨碍视觉阅读。然后我只能这样子了,没了背景了,但是通过了。这是心路历程,国语的恩怨情仇。

    历史,台湾的建筑。所以把不同的建筑物,从南部的台南到台北的101。五下:历史就一副舞台,要怎样去诠释它里面的人文风土。这是关怀环境,冰山融化,北极熊都去哪里了?海底下的世界都是比较灰暗的。六上是世界文化,世界文化像钻石一样璀璨发光。我们的数学封面,你想想孩子拿到这课本时一定会喜欢。国语课本可以玩,有一只叫做它本熊的,不能讲熊本熊,我相信在这本封面以后要开始找了。二上、二下:国王不见了,请你把国王找出来。封面可以这样子玩,会说话的封面。我编的艺术与人文课本。各位看一下别家版本编的目录,你会看到这个颜色。我们是视觉、音乐、表演全部合在一起,所以你会发现蓝色的地方是美术,红色的地方是音乐,绿色的地方是表演。以前美术两堂美术两堂,现在美术剩一堂音乐剩一堂,整个把它融合在一起之后,里面的很多元素都不见了。各位看一下本人编的版本,这是什么?孩子关心校园,这是校园最好玩的地方,所以用陶土让孩子找到校园的一个角落,依照他对那个地方的感觉,假如你想要在上面玩,要邀同学一起玩,你会怎么玩?所以我们的题目不会说:我们来捏一个人。你从单元题目就可以知道,你看单元名称的差异,我轻轻地点到就可以了。这是有思维上面的差异,你的观点会在哪里。《老师,我告诉您》《心里的想法》《说出真心话》《让我们同在一起》;《舞动的线条》《我的梦幻道路》《梦幻道路我和你》,不要小看命题,命题是引发孩子内在学习的感情度,这是三年级下的艺术与人文。我们关心装置艺术,在校园里面产生的氛围跟影响,这个部分是本人所实践的教科书。给各位看一下自然的海报《认识生活中的手电筒》《探索星座》,是我的美编编出来的。可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这是自然但是星座里面不是有个性吗?上面用什么?工作狂人、顽固爱钱,这要是送到学校里面去岂不是倒了吗,所以把它改了《来自星星的你》,模仿韩剧,我很贼。“你是什么星座?”“我是魔蝎座,哇,我跟牛顿一样聪明,按部就班、诚实、努力不懈。”所以这两张海报的差异度在哪里?就是思维。我们觉得其实当美术老师,可以去体现去编课本或者带孩子去做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东西,可以作思维上的发挥。

     

    作者:陈致豪(台湾高雄市儿童美术教育学会理事长)

  • 【上一篇】程明太:从历史的发展看美术育人价值【下一篇】陈致豪:如何通过有效的教学架构实践艺术的核心素养(二)
    • 最新通知
    • 最新图片
    •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