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乐:秘密与儿童独立自我的建构
     

    儿童秘密的教育价值常常被父母和教师所忽视。实际上,秘密对于独立自我的建构具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它是儿童独立的标志;它有利于儿童把握真实的自我;有利于儿童道德自我的建构;有利于儿童与同伴建立良好的关系。

    然而,现实的教育却在肆意地侵犯儿童的秘密,比如,过分的监督,闲暇时间的缺乏以及成人文化的入侵都对儿童的秘密造成了巨大的威胁。面对此种现实,理想的教育应该辨证地看待秘密与监督;给予儿童充分的闲暇时间;保护儿童独特的秘密领域。

    秘密与儿童有着密切的关系,范梅南和莱维林曾指出,“儿童时代,即作为一个孩子的状态或条件,是个与秘密的概念紧密相连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也都有过值得珍藏的童年秘密。

    然而,儿童的秘密所蕴含的教育价值却常常被父母和教师所忽视,甚至歪曲,这导致了儿童秘密存在的空间变得越来越狭小。

    其实,儿童的秘密包含着丰富的生命体验和多彩的意义,这些体验和意义对于儿童独立自我的建构十分重要。

    一、秘密与儿童的秘密

    简单地说,秘密就是需要掩藏的某个具体的东西。秘密常常涉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为,秘密可以同某人,或者某些人分享;而保守秘密又是为了不让某人,或者某些人知道。

    不过,是否愿意分享秘密、保守秘密与关系的密切程度并不是简单的相关。虽然彼此之间愿意分享秘密常常意味着二者的关系比较亲密,但是有时向对方保守秘密也是关系密切的表现。

    比如,为了不让亲人过度担忧而向其隐瞒病情。虽然愿意为对方保守秘密常常意味着二者的关系比较亲密,但是有时从更高的层次为了对方好,泄露对方的秘密也是关系亲密的表现。

    如果从哲学的层面追问秘密,我们会发现秘密是非常复杂的,因为它与我们的生存密切相关。范梅南和莱维林曾区分了秘密的三种类型:

    其一,生存秘密。从人类关系的本质上来看,他人完全是神秘的,是一种永远无法完全敞开或被人了解的,而这种无法敞开或被了解的部分就是生存秘密。

    其二,交际秘密。它与生存秘密相关,但是,与生存秘密不同的是,交际秘密与某些藏于内心的或者无法表达的、无法触及的东西有关;而生存秘密则是把整个人都看成一个秘密或者一个谜。

    其三,个人的秘密。有时候我们不愿与别人分享某些想法,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个人的秘密。

    与成人的秘密相比,儿童的秘密有自己的特点。一般而言,儿童的秘密与成人的秘密相比有三个差异:

    其一,儿童秘密的内涵与成人秘密相比更具有单一性;

    其二,儿童秘密的建构方式与成人秘密不同:儿童是在相对轻松的、随意的意义上建构起秘密的体验的,而成人则不同,成人的秘密隐藏得较深,内容比较复杂;

    其三,儿童秘密的泄密的危害性要小于成人的秘密。

    儿童常与两种秘密有关:一种是主体为儿童的秘密,这种秘密可以称之为“儿童自己的秘密”。另一种是主体为成人的秘密,这种秘密可以称之为“成人世界的秘密”,它源于成人为了让儿童得到适合其年龄阶段的体验,于是有意隐藏某些东西或使某些东西远离儿童。本文中所谈论的儿童的秘密主要是指前一种秘密。

    二、秘密与儿童独立自我的建构

    秘密的价值有很多,其最基本的价值就是,保守秘密能够维护我们的个人利益。除此之外,秘密对于儿童独立自我的建构也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心理学的研究已表明,秘密对于儿童认识世界、促进自我意识发展有重要作用。通过秘密的分享或保守,儿童学会友谊、信任和责任感等,从而加速社会化过程。

    1.拥有秘密标志着儿童的独立

    当儿童不愿将自己的某种感觉或想法告诉父母或其他人时,他们就会体会到一种神奇的分隔力;当儿童得知思想和想法可以放在自己的脑子里,别人是不会知道时,他们就意识到在他或她的世界中有某种“内”和“外”的分界线。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儿童对自己的感觉或想法的隐藏是他们走向独立的标志。艾温曾指出,对于儿童而言,“只有当他理解到有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的时候,自我感才会开始产生”。

    换言之,儿童了解到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特世界时,他们的自我感才会出现。范梅南和莱维林也认为,“真正的自我感觉得以出现的首要条件就是体验自己真实的身体和内心感受到的身体之间的一种疏离”。

    如果说秘密的特征就是隐蔽和隔离,即将知情者与不知情者隔离开来,那么秘密就会将儿童与他人区分开来。正是这种界限让儿童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个体。在西方,人们历来有尊重隐的风俗,这是因为,他们相信隐私暗含着对独立自主的热爱或需要。换言之,缺乏隐私可能就无法形成内心生活,无法走向独立。

    如果说自我的独立离不开个体对自己的认同,那么秘密在自我认同的形成中所起的不可或缺的作用更是表明秘密与自我的独立密切相关。个体的自我认同与其内在自我的许多特点是密切相关的

    由于外部的世界常常是规训和割裂的,它遵循着外部客观的时间和空间,这会导致一种自我的分裂,从而产生自我认同的焦虑,但是秘密更多遵循的是内在的时间,因此,对于个体而言,它具有一种精神的一致性与连续性。

    从这个意义上说,秘密有利于个体自我的认同。实际上,秘密也正是在儿童成长和获得自我认同感的过程中出现的,因而它对于儿童的成长和自我认同都有着独特的作用。

    2.秘密有利于儿童把握真实的自我

    秘密的世界是一个独特的私人空间,在其中儿童会觉得安全、隐蔽。正是在这种安全的心理氛围中的自由体验使得儿童逃离了日常生活的压制,把握了真实的自我。

    在日常生活中,大人总是在“教”儿童,告诉他们哪些行为和情感是令人讨厌的、为人不耻的、难以得到认同的。 这些要求和禁令往往会在儿童的心中引起某种焦虑和渴望,迫使儿童去寻求属于自己的隐私和秘密。

    从这个意义上讲,由于社会的压制,外部世界中的自我可能并非是真实的,相反,秘密世界中的自我则更接近于真实。因为,在秘密的世界中,儿童可以“对自己的存在、自己的身份和自己的定位产生了一种迷惑和好奇,把这一切都置于一个开放的、不确定的未来。

    这个世界向他们提供了一种体验存在、体验白日梦、体验情感、体验好奇、体验感悟的机会”。因此,秘密的世界更容易使儿童的内心世界和外部世界融为一体,在这个世界中,儿童也更容易无限地接近心中真实的自我。

    弗洛伊德曾经把人格分成“本我”、“自我”、“超我”三个部分。在社会现实中,由于种种外部的压力,我们对自己的认识往往只是冰上的一角。如果说儿童在秘密之外的世界中,由于外部社会压制掩盖了一部分的自我,那么在秘密的世界中,由于秘密的隔离作用,使得那种无法在现实中展现出来的真实自我得以呈现。

    齐美尔曾指出,通过积极的或消极的方式保守秘密是人类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因为秘密的体验提供了一个复杂得多的人类生活经历的现实:“与展现在我们眼前的世界同时存在的第二个世界的可能性;前者受到后者决定性的影响”。

    这也就是说,一旦人们能够保守秘密,他们就开始生活在两个世界里。 而且,这第二个世界对基本的现实有着深刻的影响。对于儿童而言,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对秘密的体验可以帮助他们感知到自己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让他们体会到自我角色的不可确定性和可塑性,让他们透视自己的内在性情,反观他们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并对自己多一份联想和审思。

    因此,在秘密的体验中,儿童深化并丰富了的内心体验,使他们更好地理解自我与自我认同的含义,更全面地认识自己,让他们觉得自己有了深度。

    3.秘密有利于儿童道德自我的成长

    首先,秘密有利于儿童责任意识的发展。

    一方面因为,拥有秘密意味着儿童与周围世界产生了某种分离,也意味着他们需要独自承担责任。在年幼时,由于儿童不能很好地区分自己与他人,缺乏独立自主的意识,往往把自己和他人看作是一体的,也因此缺乏相应的责任意识。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儿童的独立意识逐渐增强,开始隐瞒并独立处理一些事情,此时责任意识也随之发展起来。

    另一方面因为,能够为他人保守秘密本身就是履行责任的一种体现。当有人问:“我有一个秘密告诉你,你能保密吗?”这时他就是在期待一份承诺,而你的承诺其实就是你的责任。因此,当有人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们,希望我们保密时,我们二者之间就建立起了一种责任关系。

    其次,秘密有利于儿童同情心的培养。

    秘密有利于儿童把握真实的、深层的自我,这意味着拥有秘密的人的内心世界应该是丰富的、深刻的,而内心体验丰富和深刻的人更愿意,也更能够做到将心比心地去体会他人的痛苦。

    实际上,这种移情的能力就是一个人同情心的关键所在,比如,如果儿童缺乏对秘密的体验,那么他们就不会懂得他人隐藏秘密的心理。

    如果说同伴的秘密常常关乎同伴的喜怒哀乐,那么与同伴分享秘密就是给予了儿童直接体验同伴感受的机会。这将有利于儿童同情心的培养。反过来,同情心的发展又能促使儿童更愿意倾听他人的秘密,也更愿意保守他人的秘密。

    再次,秘密有利于儿童羞耻心的形成。

    羞耻心的形成是儿童道德人格形成的重要标志。如果一个人没有羞耻心,那么道德对于他/她而言常常是无力的。儿童的秘密与羞耻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儿童的秘密常常涉及一些自己感到羞愧而不愿意别人知道的事情,比如,认识到自己所做的错事、傻事等,把这些事情作为秘密隐藏起来,正显示出他/她的羞耻之心。相反,如果一个人做了错事、傻事还到处宣扬,那么就很难说这个人拥有羞耻之心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儿童保守秘密在一定程度反映了其羞耻心的发展。实际上,保护儿童的这种秘密,有利于促进他们道德的发展,相反,如果揭露儿童的这种秘密,不但会给他们带来精神上的痛苦,还会使他本来具有的羞耻心变得麻木。

    4.秘密有利于儿童与同伴建立良好的关系

    儿童能否与同伴建立良好的关系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即儿童要形成独立的自我。因为,如果一个人没有形成独立的自我,是不可能建立起健全的人际关系的,常常会沦为一种依赖的关系。

    儿童秘密的产生正是其独立自我诞生的标志。如果从人际吸引的角度看,人与人之间之所以相互吸引就在于秘密的存在。因为,秘密会使每个人都与众不同。如果说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天然的空间和人际距离,那么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作用就是为了填补空间、缩短距离,就是为了更接近地走近对方,走近对方的秘密世界。

    其二,与同伴分享秘密有利于亲密关系建立和维系。

     

        对于那些没有和同伴建立亲密关系的儿童而言,获得亲密的一个做法就是与同伴分享自己的秘密。分享的秘密越多,亲密的关系似乎也会越牢固。康德曾说过,被告知一个秘密就像被赠与一份礼物。秘密是人际交往中的流通货币,当有人告知你一个秘密时,意味着亲密的友谊和信任。

    艾温也指出,在一个较为紧密的人际关系建立以后,如果还要继续维持并加强亲密感以使友谊更加深入发展的话,是需要一些重要的其他因素。研究发现,在这一阶段的自我吐露行为会持续,而且吐露的私密话题会越来越明显,同时儿童也逐渐热切期待对方也增加对自己的吐露程度。

    儿童不仅能够通过分享秘密与同伴建立和维系亲密的关系,而且还能够通过保守秘密来维持亲密的关系。因为,保守秘密既是对同伴的尊重,也是在为同伴承担一份责任。其实,为同伴保守秘密的过程,也是把双方“捆在”一起的过程。

  • 【上一篇】高德胜:突出德法兼修 强化实践体验【下一篇】鲁洁:道德教育的根本作为是引导生活的建构
    • 最新通知
    • 最新图片
    •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