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俞正强:教书表面上是我们怎么上课,骨子里是我们跟孩子的关系

     

    教书,是啥一回事?

    你答教书育人,传道授业解惑,这些都是书上看来的。今天我谈一些亲身感受,从朋友、知音和爱人这三个给我们温暖的词说起。

    你怎么理解这三个词?首先,三者都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关系。具体是怎样的关系,因为我是数学老师,就给它们都建了模,用模型来解释。

    我把一个人看作容器,容器里装满了我们自己的“明白”,也就是我们所形成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这些“明白”,有些可以用语言说出来,有些说不出来,就要唱出来、画出来,有些连这样也不行,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们所有的表达,都是为了让别人理解我们的“明白”——

    朋友,就是能用他的“明白”理解我的“明白”。他所能理解的部分越多,说明我们的友谊越深。比如我拥有的“明白”的量是 1,能理解0.1 的是普通朋友,理解0.5 的才是闺蜜。

    如果一直上升到你是1,他也是1,这就是知音了,因为他能从头到尾明白你的“明白”。你刚说个开头,他就说,哎呀,我也是这么想的!这大概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事。但是要注意,人的“明白”是处于成长中的,稍有变化,两个人的“明白” 就未必能完全相融了,所以,知音通常是一瞬间的交辉,是绝唱,是一个临界点。

    你会想,知音都到1 了,那爱人岂不爆表了? 爱人和以上两种完全不同。当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把自己清空了,你没有自己的“明白” 了,成了空白。

    恋爱里的人经常会互相撒娇,撒娇都是不讲理的,但是对方很享受,觉得撒娇的那个人怎么都好。这就是把自己给清空了。所以,爱人就是即便你的“明白”我统统不明白,也会以你的“明白”为我的“明白”。如果有一个人愿意为你这样做,那非常难得、非常珍贵。

    教书的两种基本类型

    说透了这三种关系,再来说我们的教学。归根结底,教学本质上也是一种关系,师生之间的关系。

    首先要明白,哪怕是小学生,他也有他的“明白”。

    人类的知识分为两类,第一种是“自然早于人”,这类知识存在于自然界中,自然显现,是人对自然的解读;第二种是“人一定早于自然科学”,这类知识是自然界中没有的,由人类根据需要,用语言规定出来的。

    对第一种知识,小朋友会有一定的“明白”,因为他在进小学前,已经活了很多年了。但这种“明白”和我们老师的“明白”不一样,我们的任务是把他们的“明白”改造成我们的“明白”,这是教书的第一种类型,改造型教学。

    第二种知识因为是人为规定的,小朋友上课之前没有经历过,这个知识对于他来说,就是空白。老师的任务是把我们的“明白”灌进他的空白,让我们的“明白”成为他的“明白”,这是教书的第二种模型,灌输型教学。

    小学数学,甚至所有的教学都离不开这两种基本型。上课前,一定要弄清楚,你上的内容到底是属于小朋友的“明白”,还是他的“空白”。

    比如,奇数和偶数是我们的“明白”,是数学意义里的“明白”;孩子的“明白”是单数和双数,他自己在生活中懂得的。那么,我们需要把他的“明白”——单数和双数,改造成我们的“明白”——奇数和偶数。而对于质数,我们的“明白”是“质数就是它的约数只有 1 和它本身”;这在孩子们的生活经验中是一片空白,因为它只是一个数学规定嘛。这时候,我们就要把质数的概念灌给他们。

    小学阶段,遇到的大多是第一种情况。

    我曾经上过一节平均数的课。我们都知道,平均数是代表一组数平均水平的虚拟数,它刻画了一组数据的集中趋势,是描述数据集中程度的重要统计量。可是,你怎样让三年级小朋友明白:代表性、虚拟性和统计学意义呢?

    我编了一个故事:

    学校要调查一下同学们跑得快不快,身体好不好。一个二年级小朋友回家让爸爸帮他测了一下:60 米的短跑,小朋友第一次跑了15 秒、第二次14 秒、第三次12 秒、第四次10 秒、第五次14 秒,回来填表的时候他犯愁了:60米我通常要跑多少秒呢?

    通过这个情境,学生自然瞄准了找“ 能代表这 5 次跑步成绩的数”,为平均数具有“代表性”做了一个心理铺垫。我的问题来了。

    师:他先填了 15 秒,又把 15 秒给涂掉了。同学们,你们说这个小朋友怎么想的?

    生:这是他所有成绩中最差的。师:这个最慢的交给老师,他甘心吗?不甘心啊。于是,他就填了一个10秒,但一会儿把10 秒也给擦掉了,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吗?

    生:10 秒太快了,不敢填!

    师:对,10 秒太快了,万一跑不出来怎么办呢?多不好意思。那么请问小朋友们,最后他会填多少呢?

    生:14 秒。

    师:对!为什么?

    生:最多,他跑出两次14 秒。

    师:14 秒出现的次数最多,但他甘心吗?

    生:好像还是不甘心。

    师:为什么? 14 秒还是偏慢。明明还跑过10 秒,12 秒的成绩。那怎么办呢?

    生:15 秒偏慢,14 秒偏慢,10 秒偏快,12 秒也偏快,13 刚好不快不慢,正好代表他的水平。

    师:问题来了,同学们。13 秒是正好,但是他敢填吗?

    :不

    :为什么?

    生:没跑过。

    —— 没跑过! 虚拟性就出来了,而这个数能够代表他的一般水平,有了意义,也就成了数据。我们把有这两个特征的数,叫做平均数。

    在这个案例中,最快最慢、偏快偏慢、代表水平都是学生的“明白”,“代表一组数平均水平的虚拟数”是老师的“明白”。我怎么调用学生的“明白”来理解我的“明白”?用材料,即案例里我的故事,给孩子提供思考的空间。最后,孩子们在15,再10,再 14,再 12 中摇摆,最后出来一个13,这是思考的序,是时间概念。思考就是这样在时间和空间中完成的。

    第二种教书类型是灌输法,把我们的“明白”灌进学生的空白。一定要灌得气势磅礴、酣畅淋漓,灌到小朋友欲罢不能。什么意思?灌输的通道有五条—— 眼、耳、鼻、舌、身。一般老师只用眼、耳两个通道, 那种灌是不饱满的、不酣畅的。

    你要注意不断地变换通道,尽量多地打开他的通道,这样你的灌才生动,小朋友接受得才好。

    备灌输法的课,首先也要确定自己的“明白”是什么,然后确定学生真的是空白,接着选择灌的材料,也就是通道。最后确定那些通道的先后顺序。

    师德是“术”下的“道”

    现在要考考大家,这两种教学类型分别对应了之前建立的哪种模型?

    对了,改造的前提是让学生成为我们的朋友,那他们就能用自己的“明白”理解我们的“明白”;灌输的前提是学生爱我们,那你怎么灌他都觉得好,否则,你怎么灌他怎么躲。

    所以,提高我们的教书水平要两条路走,一条路是“术”,另一条是“术”下面的“道”,这才是真正起决定作用的。教书表面上是我们怎么上课,骨子里是我们跟孩子的关系。

    在小学里,孩子天生会爱老师,但是到三年级、四年级时,你就要拿点真功夫出来让他们崇拜你,这样他们的爱才会持久。

    当然,要让他们爱我们、友我们,首先我们要爱他们、友他们。

    现在老师们普遍不喜欢讲师德,因为一讲起师德就是全国师德楷模爱学生爱到废寝忘食,爱到自己的孩子发烧也不管,爱到身体很不好,其实师德并非如此。你发现没有,很多时候,面上说的跟面下的是不是不一样?

    我工作的第三年,有个学生跟我说:“ 俞老师,我回去老是说你好。我爸爸就问我了,你们老师好在哪里?我想了一个晚上,也想不出你好在哪里。”我一听急了,刚要抢话。

    小家伙问了我三个问题,我到现在都记得很牢:

    第一个问题是,你有没有带病坚持上课?

    我说没有。我那年 21 岁,哪有病?

    第二,你有没有备课到深夜,窗前还亮着明亮的灯?

    我说没有,我每天六点半睡觉。因为那时候工资低,选择了一种比较节俭的生活方式;

    第三,你有没有把我们留下来补课到天黑,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你一只手撑着雨伞,一只手打着手电筒,送我们回家?

    我说没有。

    小家伙看着我的眼睛说,你看, 所有的好你都没有。然后她头一低,自言自语道:“我怎么就觉得你好呢?”那一瞬间啊,我突然想起了一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到这里,教书是啥一回事,我想大家都明白了:让学生友我们,让学生爱我们;让我们值得学生友我们,让我们值得学生爱我们。有了这些,教学就会事半功倍。

  • 【上一篇】窦桂梅:清华附小主题教学课程群是如何建构实施的?【下一篇】最后一页
    • 最新通知
    • 最新图片
    •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