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窦桂梅:统编教材让儿童在课内外阅读中发生学习,站立课堂正中央
  • 作者:千课万人  发表时间:2019-09-26 13:48:26
  •  

    窦桂梅:统编教材——让儿童在课内外阅读中发生学习,站立在课堂正中央

     

    我已经从教了近30年,我一直在想语文课到底还有哪些可能性,还有哪些我们可以做的。今天的这些孩子们,他们有些话我们听懂了吗?我们理解他们吗?未来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大家可能和我一样看过《流浪地球》。当我们看到古代科学同哲学、文学、宗教等混杂在一起,都用文字和书的方式呈现的时候;当我们今天谈到文学和科学的时候,我想我们该怎么去想古人的“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我们在看流浪地球的时候,全世界的那些宇航员,最后被感动,需要他们做出改变拯救地球的时候,吴京的扮演者说了一句话:“无论人类将怎样写我们地球上的历史,但我们最终要选择希望”。所以我们学语文的时候,也会记住里面的某些关键词,去感受我们今天学习的意义。

    一、单元教学下:课内整合

    成志阅读不拐弯,但是我们去如何丰富它?所以今天我就在浩瀚的书中和我们统编教材下特别强调的单元特点进行了建构,于是我就从第1单元和第4单元,从单元出发,这两个单元正好是讲可爱的小动物,神奇的大自然,于是我就聚焦到这本书里面。从这本书里面这样引发开去,结合着我们现在统编教材孩子们不断地在使用工具的学习类型,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实现的话,我想在这样的一个教学当中的第一点就是如何实现单元教学下的课内外整合的问题,所以我想说并不是说现在我们有了书上的快乐读书吧,我们就只做快乐读书吧。比如说我讲过的《神笔马良》,我们学校老师们讲的《小头儿子大头爸爸》,难道单元里边涉及到的整本书我们就不推荐吗?我们就不试吗?所以我这次就专门在1单元和4单元,拿到了这样的一个类型来推荐,让孩子们去发现,不仅仅了解它们的习性,还要把它们放在大自然的这个大背景下去看看。

    二、工具撬动:思维和情感可视化

    但是这本书的内容太丰富,对我们老师来说,它背后到底是一本怎样的书呢?我仅仅是从语文这个窗口打开,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一条,大家发现这三、四年来我不断用的策略就是清华附小的工具撬动。开始上课的时候,我把书给拆了,我把书变成了一张张卡片。拆书、组装书、排序、卡片、报告单、资料包等等方式来呈现工具撬动让思维和情感可视化,这个过程就需要我们在备课的时候,去把它很好地设计出来。你看这些同学,那些形象的表达,尤其是对澳大利亚艾尔斯巨石的见解和建议,我想这些可能是我们工具可视化的一种体现。这样的话,我想我们就用工具撬动了这堂课。地图也罢,卡片也罢。所以儿童科学阅读,它涌动的动力就是你是否让他的手充满智慧,他的创造就在他的手指尖上。

    围绕年级特点的这些科学的阅读,背后不是我一个人,是更多的数学老师和科学老师跟语文老师参与,进行跨学科学习的结果。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清华附小不断地构建了这个课程的资源包。

    三、让儿童站立课堂正中央:发生学习

    我们上一堂课后面是一节节课,是一个课程群,在这个课程群背后,呈现的是项目课程学习的一览表。我们去研究这究竟是一本怎样的书,在研究这究竟是一本怎样的书的情况下,我在努力地一贯坚持的就是我怎么能够想尽办法让我的学生们努力地发声学习。发声学习是不断地发现和创作的过程,所以我就努力地调动学生,让他们去发言,把他们的发言当作我们教育的依据。顺着儿童学习的方向,我们适当地托他一把。我做校长最大的体验就是,课堂可以粗糙一点,课堂可以不完美,但是课堂绝对不能严丝合缝地一问一答,像乒乓球教练一样。儿童都有无尽的创造,我们必须要为学生的创造而感慨。

    所以今天的教学如何更加结构化、板块化的推进,孩子预度会更大。所有的预度都有一条不变的就是它是不是一节语文课,语文虽然更加地综合,但是语文的四个核心素养,第一语言的建构与运用;第二,思维的发展与提升;第三,文化的理解与传承;第四,审美的鉴赏与创造。它一定是一托三,一含三,没有前面这个“一”后面那些什么都没有,后面那三个也是为了前面的。孩子们都是要做小课题研究的,只要我们人类这样去努力,甚至美术课上做一个画展,甚至像我们班的同学一样那么热爱这样的科学,用语文的方式呈现。他可以把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写下来,然后他一本本就这样的出着,写着。我想这个世界能诞生一百个科学家,但是确实诞生不了一个科普作家,面对这样一个世界难题的时候,科普阅读是多么的重要。

    有个同学去年毕业,他把他亲手做的大甲壳虫送给我作为全校的一份礼物,同时他在里面写到:“要阅读,要改变,要让清华附小永远这样呵护我们的阅读兴趣,提高我们的科学的素养”。我想一个学校不仅代表的是作家、文学家,它还有美术学家、科学家、生物学家。而为此这样的话,才能真应了刘慈欣这位了不起大作家的观点,而真能体会到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美的故事是用科学讲出来的。科学所讲的故事其宏伟壮丽、曲折、幽深、惊悚、诡异、恐怖与神秘甚至浪漫和多愁善感,其实远超于文学的故事,所以我想起古人的这句话“文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那我们今天到底该怎么办?所有的功夫指向第一质量的时候,我想都是人的质量,培养什么人的质量观,面向未来的科学的时候,我们学校的现状以及指向真正的关键能力和素养的时候,今天的老师该怎么办?像窦老师我该怎么办?我也要需要去挑战自己不同的领域,我正在研究上一个数学的绘本,用语文老师的身份和方式,我想这样的一种丰富和学习的时候才是一种链接,才是一种真正地打通语文、数学、科学学科的这种链接、连接。因此也打通了个人、学校与家长之间的链接,也希望我们大家每个人去觉知阅读不仅仅是人文的阅读,还有那么多广泛的阅读,需要打通我们的课内外的结合。我们在单元内在学科教学当中,除了单篇群文整本书综合实践,那么多的外延和语文的外延,生活相等的时候,需要我们去承前。虽然现在做校长也很辛苦,但是我努力坚守在课堂的一线,慢慢地全身地投入、进入、再进入,改变再改变而为此我们才有一种这样的同心圆,所以语文的目的也是培养什么人这个大命题。

    所以我想说亲爱的老师们,让我们共同努力,朝着这个同心圆,朝着清华附小我们这样一份成志教育,不拐弯的路,任重道远但依然前行复前行。

  • 【上一篇】李政涛:做“光明正大”的教师 【下一篇】张荣干:发展思维品质的中小学英语活动设计——原创与思路
    • 最新通知
    • 最新图片
    • 精彩文章

    杭州网站建设| 杭州APP开发| 扫码点餐